<center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enter>
<center id="wwesm"><tr id="wwesm"></tr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wesm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wesm"><wbr id="wwesm"></wbr></center><code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wwesm"><wbr id="wwesm"></wbr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optgroup>
<code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optgroup>
繁體版 簡體版
朗壓小說網 > 失蹤三年的前女友說她修仙回來了 > 第三十二章:王屋行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第三十二章:王屋行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坐在開往王屋山方向的高鐵上,顧長生閉目養神,默默總結自己這段時間的修行得失。

境界上來講,這一個多月的修行下來,顧長生已經摸到了練氣后期的門檻,修行速度不可謂不快。胡來道姑也為之心驚。

可胡來道姑告訴他,他最大的天賦,并不是這讓旁人無比羨慕的修行速度,而是對道法無以輪比的感知能力。

在之前的比賽中,外人看顧長生可以快速施展術法,都以為是顧長生對某一種術法天賦異稟,有特殊的親和力。

可事實上,他是對所有的道法都一觸即通。制約他的,只有體內靈氣的數量。

胡來道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修士,翻遍古籍,終于找到了一個與顧長生類似的人。

傳聞,第一代天師張道臨有類似天賦,不論修習多難的道法,只需要一兩天的功夫,就可融會貫通。

和張天師比起來,顧長生有過之而無不及。瞬息之間,顧長生就可以完美掌握任何道法。簡直是匪夷所思。

胡來道姑給他的這種天賦起了個很唬人的名字,“法隨”。

意為出法隨,術從心動。

顧長生睜開眼,轉頭看了看正盤坐在座位上,乖乖吐納的安安。

小姑娘修行其實很是努力,而原因很簡單——她想變小水人出來玩……

在如此樸素的心愿下,安安的修行速度很是迅猛,現在,已經是個合格的練氣前期小修士了。

又看向坐在前面的宋清歡和胡來道姑。

胡來道姑全副武裝,口罩墨鏡鴨舌帽一應俱全,生怕被人認出來。

顧長生也是一樣的打扮,他拿了冠軍之后名聲大噪,如此打扮,是為了避免被認出來。

宋清歡則是靠在座位上,睡得正香。

顧長生不禁搖了搖頭,宋清歡修行到了瓶頸處,一味苦修已經沒什么效果了,希望這次王屋之行,能幫她找到破境的機緣。

輕輕起身,顧長生緩步走出座位,順著走廊來到了列車車廂連接處,想透透氣。

看向遠處若隱若現,隱藏在云霧之間的王屋山,顧長生只覺心情激蕩,很是期待。

可能是快到了的緣故,顧長生明顯感覺到空氣中的靈氣密度提升了很多。

粗略感受了下,顧長生覺得在這里吐納,要比在江城快三成左右,怪不得古代修士,都要在名山大川隱修。

這時,幾個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,也來到了車廂連接處??粗欓L生有些怪異的打扮,有些奇怪,但也沒多說什么。

為首的男孩沖著顧長生微微點頭,然后就帶著朋友去了另一邊,低聲交談。

顧長生饒有興趣地看向這群年輕人。顧長生從他們身上感應到了靈氣,不過頗為稀薄,應該都是剛踏入修行之路的修士。

聽說,最近官方在各所大學都派去了修行人士,指導學生修行,這些應該就是第一批修行的普通人了。

雖然已經刻意壓低了聲音,可顧長生的聽力早已非常人可比,他們的談話聲還是落入了顧長生耳中。

“王睿,你的分析靠譜么。王屋山真的有那么神么?”一個外貌清秀的女孩低聲詢問。

“我肯定,我的分析是對的,王屋山前段時間無故封山,有附近的居民看到山頂有奇異的光,還有戰斗的聲音?!?

一個男生拿出電腦,輕輕敲擊幾下,繼續說道。

“另外,你們再看我的數據分析,王屋山空氣中的微生物數量,在官方宣布靈氣復蘇的那幾天指數性瘋漲,比全國平均增長水平高出一個數量級?!?

男生點開另一份數據報告。

“你們再看,這是王屋山的植被分析,短短幾天,王屋山的森林覆蓋率漲了五個百分點,這個速度簡直是匪夷所思?!?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