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enter>
<center id="wwesm"><tr id="wwesm"></tr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wesm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wwesm"><wbr id="wwesm"></wbr></center><code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wwesm"><wbr id="wwesm"></wbr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optgroup>
<code id="wwesm"><small id="wwesm"></small></code>
<center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wwesm"><div id="wwesm"></div></optgroup>
繁體版 簡體版
朗壓小說網 > 失蹤三年的前女友說她修仙回來了 > 第三十九章:引狼入室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第三十九章:引狼入室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雖然并不是十分清楚自己闖了什么禍,可看著躺平居士臉上的憤怒,顧長生已經開始慌了。

居士沒有多和顧長生廢話,像拎小雞仔一樣,把顧長生提了起來,轉頭看向胡來道姑,沒好氣地說:“跟著過來!”

提溜著顧長生,居士頭也不回,踏空而立,往山頂飛去。

胡來道姑滿臉尷尬,低著頭跟在后面。

“胡來道友,不是我說你,你怎么教育徒弟的?嗯?”躺平居士一邊往山頂飛,一邊開口數落胡來道姑。

胡來道姑連連點頭稱是。

嘖,闖禍了的小學生被叫家長,班主任在辦公室,連小孩帶大人一起訓斥的既視感。

沒一會兒,居士就帶著他們,來到了山頂。

把顧長生丟到靈筍前,躺平居士緩緩出聲:“說吧,怎么做到的?”

帶著審視的目光,躺平居士打量了顧長生一番,等著顧長生的回答。

看著眼前有些萎靡的翠綠靈筍,就算再遲鈍的人也反應過來了。

顧長生和胡來道姑表情古怪地對視一眼,然后支支吾吾地出聲:“前輩……我要是說我夢里干的,你信么?”

躺平居士眼睛一瞪,冷笑一聲。

“曹操好夢中殺人,你顧長生好夢中偷筍?”

轉頭看向胡來道姑,居士有些不悅?!昂鷣淼烙?,地靈筍不過晚成熟幾日,不是什么大事,但睜眼說瞎話,就有些欺負在下了?!?

顧長生心中暗暗叫苦,誰成想做個夢還能闖禍呢……

靈光一閃,顧長生弱弱地舉起手?!扒拜叀阋遣恍诺脑?,我可以給你表演一下的?!?

看顧長生好像不是在說謊,躺平居士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,沉聲說道:“好,那你就表演給我看看?!?

于是,無比滑稽的一幕出現了。

在王屋山頂,曾經經歷過浴血奮戰,埋葬了無數國外修士的地方,顧長生盤膝打坐,嘗試入睡。

良久,顧長生還是沒等到那股熟悉的睡意。

睜開眼睛,顧長生臉上滿是尷尬,看向瞪著眼睛觀察自己的居士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:“呃……有點睡不著?!?

胡來道姑在一旁,很是體貼地詢問:“長生,要不師父去給你找張床來?”

躺平居士臉色烏青,沒了耐心。

擼起袖子,居士走到顧長生身前,一巴掌拍向他的后腦勺。

顧長生眼睛一翻,暈了過去。

“哪兒那么多事!是不是還得給他找個陪床丫頭??!”

胡來道姑很是不滿,可畢竟是自家徒弟犯錯,也不好直接反駁,只好在心中暗暗腹誹。

“不是自己家孩子不心疼?!?

此刻,顧長生的夢境中。

他又來到了熟悉的地方。

“還好,暈過來也能來這兒,不然真的說不清楚了?!鳖欓L生摸著后腦勺,沿著石階向上走去。

沒多久,顧長生就來到了靈筍面前。

坐在靈筍面前,夢里的顧長生自自語:“聽躺平居士的話,你好像是叫什么地靈筍?名字挺厲害的嗷?!?

輕車熟路,顧長生把手指搭在地靈筍上。

與此同時,夢境外,躺平居士眼中滿是震驚,他看到地靈筍內蘊藏的靈氣,正緩緩減少。

“還真的是做夢啊……”躺平居士喃喃自語。

夢境里,顧長生感覺時間差不多了,想把手指拿開。

可出乎他的意料,他動不了了……

嘗試了幾次,顧長生面色怪異。

“這可不怪我啊,我也沒辦法的……”

夢境外,躺平居士看著地靈筍的氣息,一點點萎靡下去,流轉的光蘊也變得很是黯淡。急忙推了推睡過去的顧長生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